Oct 28, 2017

2016夏天意大利---Pompeii,你那被凝固的时光~

我终于探望你来了~

为了15年前一位土耳其老伯说的一句话:“孩子,你没到过庞贝,不算到过意大利!”

我把遗憾记到今天;第二次到意大利,即使时间是多么仓促,我终于还是来了,也终于体会了老伯的那一句话! 

Pompeii - A city frozen in time! Pompeii - Lost city rediscover!

类似的形容词很多,也很传神,把庞贝古城形容为一本记录古罗马生活的日记本;一段由公元前30BC到公元后80AD的生活历史。 

这世间,唯有庞贝古城能让我们看到两千年前古人的日常生活与社会结构。虽然说,Vesuvius 火山灰毁了庞贝人的一生,却保住了庞贝城一世,令它免于湮没在发展的洪流中。是庞贝城的祸?是福? 

高高在上的是一座奶白色的坟墓
 Temple of Jupiter! 天神,众神之神的庙宇,在古人心中占了最高的位置

原来2000年前的罗马人已经非常注重养生,运动馆 GYm 的墙上尽是运动的浮雕
公元79年8月24日一个如常静寂的夜晚,状似雪糕筒,6000尺高的 Mt Vesuvius (维苏威火山) 爆发了。

经过3天3夜的连环爆发,导致古城变成一个废墟,Mt Vesuvius 最后也变成今天只剩3千尺高,一高一矮的山头地貌。 当时喷发出冲天火山灰烬,被形容成像一棵 Umbrella Pine ( 只长在地中海一带的罗马松)。后来经火山专家研究, 这一次火山的威力, 相等于一千颗夷平广岛的原子弹。火山爆发出来的尘土与毒气,在北风呼啸下吹向了南方的 Pompeii 庞贝古城;火山流出来的滚烫熔岩则流向西北部的 Herculaneum;一场天灾,从此改变了海岸线的地貌。

不知火山是啥,也没看过火山爆发奇观的庞贝人还以为是天神动怒惩罚庞贝人~

那三天面临生死抉择;要选择离开随时可能倒塌的屋子? 还是走到屋外空地被火山喷发出来的石头砸?进退两难啊。。。

结果有人头绑着枕头死在沙滩上,也也有人被埋在庭院的小石头堆下。人们被毒气熏死,被铺天盖地的小石子打死,庞贝城从此长眠 30尺的火山灰下,时间被冻结,历史画面被定格。

按理说破坏程度,Herculaneum 死亡人数比 Pompeii 大,但 Herculaneum 却不比 Pompeii 出名。那是因为 Herculaneum 被60尺厚的熔岩铺盖变成坚硬的石头,尸骨被高温的熔岩溶化到一点不留,无从考察真实状况。Pompeii 则是被相对松软的火山灰烬掩埋,容易挖掘。就这样,死亡前一刻的惊吓表情与恐慌的肢体动作都被火山灰封存下来。 
庞贝古城内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尸体,一具具;人,动物,大约有1000具。何谓尸体?就是人肉已经腐蚀但整个最原始的尸体状态被倒灌的石膏长久的定型下来。所以在庞贝看到的,是不经修饰临死前模样儿,而眼前这个躲在厕所蹲着避难的工人,利用身上的斗风盖紧鼻子与嘴巴以免吸进毒气,感觉得到他的恐惧。(老庞贝城内的大部分遇难者是窒息而死的)

Marcellum 菜市场,墙上画的理所当然是与菜市场商业活动有关的画面



庞贝古城在1世纪被埋葬,16世纪被发现,19世纪被大规模挖掘。1863年,石膏技术把两千年前的尸体模型固定下来,还原了两千年前的垂死挣扎;或躺着,或蹲着,或挣扎着,或发抖着,或呼天叫地着。。。

后来,我们有机会一窥罗马古人的生活模式。走他们走过的鹅暖石道路,逛他们的商店面包店小吃店,走入他们的庙宇、法院、政府办公室,菜市场、歌剧院、运动场所、大众澡堂。 也到他们家串门子;看看他们美丽的壁画,感受他们的生活方式,探索他们的身份,从事的行业,热爱的运动与艺术风格;他们膜拜什么神,有些什么信仰与价值观,对人生与死亡有什么禁忌?

左看右看,我想老庞贝一定以自己舒适的生活环境为荣,2000年前的城市基本设施竟然一点都不比现代文明社会差,城市规划如此齐全。(难怪世人总把罗马人的智慧放在很高的位置)。 无奈,老天爷和老庞贝们开了一个过头的玩笑,庞贝古城从此一眠不起,即便被吵醒了,风采依旧,却人事全非,再也回不去昔日的辉煌。

走进庞贝古城,面对这一些陌生又真实的生活场景,感觉自己如庞贝人上身,脚步沉重。。。

话不多说,就带你游古城听听古代建筑里的故事,看看两千年前罗马人家的饮食起居与当时的民间艺术吧。

无论时间怎样紧凑,也要来庞贝古城一日游。我们前一晚由北部威尼斯(Venice)搭夜班巴士,一早到达南部的那不勒斯(Naples),再转火车抵达庞贝古城(Pompeii)。花了一个上午与下午游览庞贝古城,天黑前搭火车赶往罗马城。真的是来匆匆去匆匆累匆匆乐也匆匆。。。
这是Marcellum 菜市场的入口处。你一定会问:为何建筑材料有两种颜色?答案:其实在62 AD, 庞贝也经历过一次大地震,倒塌的建筑他们就用红色的小砖块来补上空缺。对了,我们熟悉的建筑材料混凝土其实是罗马人的发明

平常人家屋子内部空间的格局;入口处会有个小走廊,走廊墙上会画有一些保佑家人或带来富贵的神祗。窄廊的地上也可能会有个 Beware of Dog 的马赛克(Mosaic),接下来有个接待客人的小厅。中间的庭院会有个喷水池,周围是厨房饭厅。再往内走,会见到一个更豪华用来招呼贵宾的客厅,画满壁画或铺满马赛克,一般面对花园草地, 周围是私人空间工作室什么的。一些商人的屋子前半部是面对街道的店面,后半部才是私人地方。屋子的大小决定了一个人的身份,政治人物,商人贵族,中产,自由的奴隶。

House of Faun,除了有个铜塑朔的Faun神,招待客人的大厅前的地上有一副马赛克,描述古希腊阿历山大大帝攻打波斯的场面
生产羊毛纺织的水池,据说这纺织厂属于曾是奴隶的自由人。
豪宅 Villa,黑红黄是贵族/有钱人的颜色
窄窄的街道两旁是平民的住宅

看戏, 是罗马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半圆形的剧场Theater,是罗马建筑中常见的模式。



庞贝城是个海港,有海军,有商人,所以妓院 (Brothel)也特别多。譬如下面这张。

Lupanare = 妓院 = Brotel。在罗马人眼中性爱乃生活中重要大事,人之七情六欲没有必要偷偷摸摸。小小的房间,小而高的窗口,小石头床,石枕头,墙上尽是充满情色的画作,黑黝健壮的男人,柔弱苍白的女人在做着充满诱惑性的动作,这栋建筑的功用不言而喻。。。
Forum Bath, 公共澡堂有冷水浴有热水浴,甚至有热蜡除脚毛的服务。2000年前的男人也是一边享受吃喝玩乐(下棋运动洗澡)一边谈生意谈政治谈税收谈娱乐,多逍遥。一个小小的庞贝拥有超过一百间的小吃铺 Snackbar,卖坚果卖面包,也卖热食。

Amphitheatre 圆形竞技场,公元前80 BC建。在古城的东南角,有点远,但值得游览。竞技场就是Gladiator 斗兽的地方,是政治人物收买人心的地方,免费娱乐,免费食物。这竞技场可以容纳20千人,估计是庞贝古城巅峰时期的人数。

曾经的法院,铜雕艺术是后来才加上的

你以为是涂鸦的,其实可以是广告词:政治竞选标语,租房子的广告等

老庞贝城内的大街小巷,笔直的鹅卵石街道;两旁是住家式商店,澡堂妓院健身院,菜市场面包店小食店。他宅院里的公龛,街道上的马车,妓院里的画,豪宅里的喷泉与精致的铜雕,街道上的马车,妓院里的画,面包店的烘炉,与公共澡堂里的暖水池;他道路两旁的公共水龙头与水池;他的艺术风格,他墙上的涂鸦,庞贝古城让两千年前精彩的生活一览无余
2000 年前的小食店。台面上的洞口应该是托着容器,可热可冷。每栋住宅都有一个神龛,画着主人家与众神像,祈求众神庇护这店铺这家人,这是人类共有的膜拜文化,这点我明白

般上街道两旁的行人道高于,路口的几块大石头叫着踏脚石,当雨季道路积水时,行人可以踩着大石头过马路。踏脚石之间留有空间以方便马车经过,绝顶聪明的设计

Oct 18, 2017

Guns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

照片来自网络

美国有个拥枪的神话:Guns don't kill people, people kill people! 

美国近代史上最多死伤的枪击---LV 屠杀案几个星期了?我们认识了1个独行枪手,58位死者,500多位伤者。这么多的问题,答案慢慢浮现,到今天,还有一个问题没有答案:为·什·么? 

一周后,德州大学一位新鲜人在校园内持枪杀警,警察先生留下两位年幼的孩子。当然,这只是众多枪杀案的冰山一角;美国人还要自欺欺人的说:“枪支无罪,错的是人!”吗? 

美国拥枪权与信仰皈依,政治立场,或者问世间有没有神的课题一样;公开很多争议,私下不讨论,因为大家知道没有解决方案。

事实摆在眼前,拥有枪支越多的州属,因枪而死的案件就越多。 
LV Shooting 是一单精心策划的惨案,23 支枪在酒店房间,另外24 支在凶手家里,12 支枪支经过改装成自动化机关枪,可以在1 分钟内发射700发子弹。而这些枪支,都是枪手合法购买的!

身在美国,枪击案是见怪不怪了。但之中有个消息还是吓了我一跳:凶手的枪支有一些是购自一间名为 “Guns and Guitars Store”,完全合法!Seriously, Guns and Guitars? 吉他?枪支?

孩子可以在这间店找到$99 的吉他,同时,这里也可找到价值 $99 的枪支;这是方便父母送孩子上音乐课时顺便选购枪支吗???

定居美国短短6年半,目睹无数次的大规模枪击案,听过无数遍的: 我们再不要无辜的牺牲,我们要管制枪械!

枪手寻仇杀人自杀时有所闻,中学生带枪到学校开枪伤人我附近的学校也发生过,小孩在家误触父母的枪陪上小生命的不少,邻家爸爸在孩子面前枪杀妈妈的奇案也曾发生过,执法人员在工作岗位牺牲同僚误杀平民的案件更是数之不尽,大规模枪杀案也略有所闻;间接引起种族歧视与挑起警民的紧张关系。

每一次的大规模枪杀案后(对,是每·一·次!),枪械管制就会被摆上台面,大家就会很热衷的检讨这300年历史的拥枪法案。

然而,讨论的声音很大,实际的行动没有。

长篇大论一番后,什么背景调查全是BS, 结果总是不了了之,等下一次的枪击案发生后重新再循环一次。一次又一次,牺牲者的鲜血注定白流。。。


不错,美国宪法允许人民佩带武器的权利,长久以来这是美国人引以为傲的自由!

第一批乘坐“五月花号”到达北美大陆的欧洲移民正是依靠枪械等武器才得以在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在野兽和印第安人的包围中,武器成为每个人安身立命的工具。 
此后,北美十三州逐渐成形,因为没有常备的政府军,各州都依靠民兵进行自我防卫,州政府也逐渐介入到武器管理中,部分州政府甚至会对没有武器的居民进行处罚。随着独立战争的打响,民兵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正是这些拥有武器的平民和英军作战8年,并成功赢得独立战争。 
建国后,当1789年美国宪法的“权利法案”由国会议员提出时,“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被自然而然的写入其中,并于1791年被批准正式生效。为了限制强势政府,防止政府权力膨胀进而侵犯公民权力,赋予公民反抗的武器,也是这条法案重要内在精神,俗谓“天授枪权”。
为什么看似合乎常理逻辑的禁枪方式却让人束手无策?难道他们看不清事实吗?还是,军火利益至上?是佩带一把枪的荣誉与情怀?是政治筹码?是自卫?是兴趣?是发泄情绪?还是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感觉痛?

我们知道,拥枪的权利是美国开国先贤赋予人民的宝贵权利,理应自豪,理应珍惜。但是,300 年了,社会结构与世界大环境早已经改变,是否应该重新诠释权利与自由的政策呢?

有数据显示每一天大约有100个美国人无辜死在枪口下,枪击案的死伤人数比当今战场上牺牲的性命更多。最无力的是,美国人都知道枪袭案随时随地会发生,维安人员也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天天有如惊弓之鸟的生活着,防不胜防,料不到那一天会轮到自己。。。

我眼中看到,美国人自由拥枪文化的背后一直是很多普通家庭悲痛的根源。但是根深蒂固的观念不易改,看来枪支管制在美国还有很长的路。也许,要等另一个300年?

反正我是想不透,也看不到美国人禁枪的决心,我只好自求多福。。。

God Bless America!

Oct 6, 2017

小镇故事 @ Ashcroft Ghost Town



秋天,总会情不自禁想起跟《秋》有关的歌曲与电影,大部分是华语歌曲与电影。

有关秋天的西洋电影与歌曲,唯有 《Legend of the Fall》让我魂牵梦绕,有人译为 《秋天的传奇》或《燃情岁月》。

一部有关父与子的电影,有关自由,有关男儿志向,有关战争与和平,有关救赎,有关亲情,有关爱有关痛的电影,背景就在美国西部大草原,Montana。

年轻时看《Legends of the Fall》喜欢看小帅哥 Brad Pitt 的不羁与老戏骨 Anthony Hopkins 的深沉。看电影中美丽的大草原,听一听凄美的主题曲。

人到中年时再看,心态不同但依然被触动,觉得现实生活就是那么多无奈,能每年看到秋天就已经是一种幸福。

而看了这部电影的25年后,我真正体验到了美国秋天,与美国的高山大湖草原。。。

 


这首纯音乐的主题歌 - 小提琴娓娓道尽人生的喜怒哀乐

美国面积很大,很多大城小镇。

大城,大家耳熟能详我无需多说;小镇,则各有风情。

有前身因金银铜矿业起家的小镇,后来没落转型成以旅游也为主的乡下小镇,也许有一两家小赌场。

有被美洲东西铁路横贯,如今生活还在继续的牧场小镇;平静淳朴,也许拥有一个小小的老火车站博物馆。

有小巧温馨型的,有以美食或艺术闻名的,有独特人文历史的,有牛仔拓荒精神的,有乡土气息浓郁的,有专在夏天举办Live乡村音乐啤酒会的,也有中途休息站的小镇。各有魅力,令人深深迷恋。 

哦,还有一种小镇,被荒废被遗忘,他们称为鬼镇 Ghost Town。鬼镇?鬼屋?虽然名字与鬼有关,却与恐怖无关,其实,鬼镇更像一座废墟,或死城。

怎样?随我们鬼镇瞧瞧去?

Ghost Town 鬼镇故事。
美国西部拓荒的故事:先是原住民印第安人务农狩猎,后来白人来了,掠夺印第安人的土地,开发采矿挖金找银。(之间的血腥暴力我把它省略了) 房子一间一间盖起,铁路建起,女人来把家庭组织起来,小镇逐渐热闹,生活变得富裕。 后来也许金子银子数量不多,也可能矿业没落,人们渐渐搬离,小镇被遗弃,成了所谓的鬼镇 Ghost Town。有一些地点方便的小镇,运气好可以再次发展新的商业用途,如赌博业,旅游业,滑雪业等等。 这与我们常在电视上看到的Cowboy 牛仔电影多有雷同。情节不尽相同,但有一种情怀不变:西部蛮荒的冒险精神! 
今天我们回来看科罗拉多州境内的一个鬼镇, Ashcroft!

时光回到1880年,当时的 Ashcroft 是科州出产银子的小镇,人口两千人,两份报纸,一间学校,一间板厂,一间提炼厂,20间 saloons (所谓saloon就是男人工作后流连的酒吧)。

 Ashcroft 镇旁是一条小河,是居民赖以生存的命脉,在当时比Aspen繁荣。 如今,Aspen 是美国富豪度假滑雪胜地,而 Ashcroft 只剩一片废墟,多大的命运对比啊~

几栋东倒西歪布满尘埃的老木屋里记载着小镇曾有的辉煌,外表显尽岁月的沧桑。要不是有心人士把他转换成历史古迹教育下一代,这里不会有人懂,也不会有人来。当年开发 Ashcroft的先贤们如果知道一定唏嘘无限~

今天,我们在秋天来郊游,冬天则变成 Snowshoeing hiking 的好去处


有酒吧 Saloons,有杂货店邮局教堂学校商店。。。不用说,酒吧最多






1950年的一页有关 Ashcroft 的诗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